一点玩:俄女兵与我官兵合影!

文章来源:三军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21日 22:26  阅读:7073  【字号:  】

那时我小学三年级,那天天气很好,刚有吐出花苞的花儿。正上课时,我被音乐老师叫了出去,她是一个胖胖的,不太高的中年女人。她简单的说想让我主持升旗仪式。我望着她的眼睛,信服的点点头。那时她把我带到一个大教室,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告诉我怎样用腹部发声,怎样控制声音的起伏。起初我犹犹豫豫,一直掩掩藏藏。后来是老师紧紧拉着我的手,问我,孩子,你想被注视,想发出耀眼的光芒吗、答案是肯定的。于是那次后,我越发努力,不停地、不顾一切的前行。机会是自己争取来的,又有什么理由不珍惜。正是那次的开端后,后来的三年里,我频繁的出现在各种校庆、典礼、仪式上。从容地应对情况。连我自己都不敢想象以前那个柔弱胆小的小姑娘为什么会变得像现在这样自信。只是因为当初大胆地迈出了第一步,才有了往后的辉煌成就。

一点玩

从此,我不再孤单 寂寞冷清的夜使我情不自禁的回想起几年前的生活。那时的我,浑身上下都透着生人勿扰的气息,犹如长满刺的榴莲,以至于身边都没有知心朋友。 那一年,在遇到她之前,我习惯独来独往。由于性格内向,便不喜欢和别人说话,所以身边就没有朋友。于是,我就成了同学口中的哑巴,整天几乎不说话,妈妈一直劝我,老师也开导我,而我总是左耳进,右耳出。直到那天她的出现,才改变了我。 一周之后,班里来了一位转学生,班里只有我旁边有空位,所以我无奈之下让出了位置,她性格特开朗,活泼,话也很多。第一次见面,我就已经领会到了说话的最高境界——滔滔不绝。她一直没完没了的讲,而我对她不理不睬的,她从来不生气。每次她都是那个一直说的人,我是那个一言不发的听众,但我每次跑神,她都会反过来问我,她讲了什么,我三心二意的,压根就没听,我哪儿会知道,但逼于她的询问,我会蹦出一句话:就是啊,你讲的什么,我有听没有懂唉?虽然她知道我没有听,但还是很高兴,我很疑惑,我没听她还这么高兴。我便问她原因,她只是说:因为你只有这个时候才会和我说话,而且还这么多个字唉!听她这么一说,我也是醉了,不过算算还真是。有一次她问我,我为什么话这么少,我只是用内向一词带过。从那之后,她对我讲话更勤了。她下定决心要帮我改正,我被她的决心所打动,所以我也努力改变自己。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的技能竟然达到了最高境界——滔滔不绝,没完没了。也正是我的性格渐渐变了,妈妈因此很开心,经常请她到家里玩。我们两个也经常黏在一起。此后,我们就成了同学口中的黑白无常缺一不可,老师也经常说我俩,就像是一条裤子上的两个裤腿,无法分割。那一年,因为她我才改变了性格,因为她我才不再感到孤单。因为她我身边的朋友也逐渐增多,我也不再是以前的榴莲。因为她让我不再感到孤单。 从此,我不在孤单。

我还可以充当多功能彩笔来用。绘画时带的彩笔,蜡笔真麻烦。只要带我一个就可以随心所欲的把肚子里的水换成你想要的颜色,多方便!

爸爸妈妈的行为非常让我感动,他们为了让我有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爸爸妈妈非常努力地工作。爸爸妈妈,多么响亮的名字啊!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回报您对我的期望。我衷心的祝福您们,也非常感谢您们!




(责任编辑:钱晓丝)

相关专题